位置:首頁 > 申控舉報

湖南省司法廳及范運田廳長:

我是文東海,就是前不久被你廳“依法”吊銷律師執照的文東海律師,雖然我被你廳吊銷律師執照后,無法以律師身份

代理律師業務,但我的專業及品行完全符合律師的標準,這是你們所無法剝奪的,因此,如果有人在公開或私下場合

稱呼我為律師,我不會謙讓,也不會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今天寫信給您,是要向您反映你廳法規處違法辦案的情況,雖然我相信我要反映的情況,你廳法規處也許已經向您作

了匯報,但是如何匯報,是否隱瞞有關細節,或夸大有關情節,卻還是有文章可做的,尤其我所要反映的事情發生在

您擔任湖南省司法廳廳長之前,這萌生了我給您寫信的沖動。

2015年12月,湖南省司法廳和湖南省律師協會聯合發布了《關于印發<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培養規劃

(2016-2020年)>的通知》,該通知明確了推選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的評選標準和選拔條件,明確必須選拔德能

兼備的律師作為領軍人才培養對象。

2016年6月,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名單公布,湖南九龍律師事務所律師蔡德華以益陽地區唯一律師人選入圍。

但從2016年底開始至今,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及其聘請的代理人多次向益陽市律師協會、益陽市司法局、湖南省

律師協會、湖南省司法廳投訴蔡德華在2013年至2015年期間違反司法部規章《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

的規定代理仲裁案件,雖然該違規行為在2016年9月18日司法部新的規章頒布后不再被認為是違法行為,但在案件

處理當時,該行為的的確確是違反了司法部規章,即便在后來益陽市司法局和湖南省司法廳對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

的回復和行政復議決定中也不得不承認這一事實。

于是問題的焦點就轉移到蔡德華違規行為發生在新規施行以前,舉報行為發生在新規實行以后,并且新規已經不再認

為該違規行為是違法行為的情況下該如何處理的問題。而在益陽市司法局和湖南省司法廳的所有答復和決定中,均沒

有這方面的說理和解釋。我作為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參與到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就益陽市司法局違法不

處理投訴蔡德華一案的行政復議案件當中,曾經提交了詳細的《行政復議代理意見》,但湖南省司法廳最后給出的

行政復議決定完全回避了我的代理意見提出的直接法律依據和法律理由,一味偏袒,強詞奪理,使我不得不懷疑你廳

法規處別有用心。

蔡德華長袖善舞,在他此前的違規行為發生之后,又通過運作被你廳推選為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這在事實上

阻斷了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向湖南司法行政部門舉報投訴的救濟途徑,為了維護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這一面子

工程,你廳對于蔡德華的違規行為也只能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你廳曾經于差不多同期處理過一件和蔡德華違規案案由幾乎相同的案件,那就是你廳于2016年11月25日受理的

《關于唐聞駿投訴何琪律師的處理意見書》,你廳可是嚴厲斥責湘潭市司法局的不作為行為,這里引用你廳送達給

唐聞駿的《案件處理告知書》的部分內容:湘潭市司法局2016年10月12日,在《關于唐聞駿投訴何琪律師的處理

意見書》中,認定被投訴人何琪的行為不屬于《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規定的應予處罰的行為,

對你的投訴事項不予處理。我廳認為該處理意見適用法律不當,已責成該局糾正并重新作出處理決定。蔡德華和

何琪同樣是當地仲裁委員會的仲裁員,同樣違反《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2010年6月1日頒布)

第七條第五款的規定在自己擔任仲裁員的仲裁委員會代理仲裁案件,舉報投訴行為同樣發生在司法部新規《律師

執業管理辦法》(2016年11月1日施行)實行以后,益陽市司法局和湘潭市司法局作出的處理決定也基本一致。

但你廳對待蔡德華和何琪的態度截然不同,一個是附和益陽市司法局的說法,認為蔡德華的行為不屬于違法違規

行為,一個是認為湘潭市司法局的處理意見明顯不當,要求重新作出處理決定。

自2017年下半年以來,全國司法部門在司法部的統一指揮下對律師進行了史上最嚴厲的處罰行動,雖然對這些律

師的處罰理由及法律依據至今紛爭不斷,也引起了國際國內的重大關注,但總體上來說,司法部對律師的嚴管

趨勢是很明顯的,尤其是對有些律師的處罰完全不考慮時效和法律適用的程序利益。比如廣州隋牧青律師的處罰

事由發生在四年以前,而廣西覃永沛律師的處罰事由則是發生在二十年以前因為報名司法考試資格瑕疵而整個

律師事務所被強制解散,個人律師資格被強制注銷。即便對我本人的處罰,調查過程中也是片面收集對我不利的

證據,完全回避對我有利證據的搜集,而且發動全國各地律協對我進行抹黑、輿論審判等。還有……。雖然你廳

也許會認為我們是政治運動的犧牲品,和蔡德華一案不可同日而語,但是因為政治的原因打壓一個律師本身就是

和現代文明背道而馳的,是擺不上桌面的,即便為了對這種政治運動進行必要的掩護,也不適宜明目張膽地包庇

如蔡德華這樣目無法紀的律師。

我想在此重述我代理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就益陽市司法局不處理投訴蔡德華一案行政復議的部分代理意見,

以便證明我對你廳法規處別有用心的猜測并不是空穴來風。

以下引用本人于2018年7月6日向你廳提交的《行政復議代理意見》的部分內容,省去事實陳述,直接陳述依據和

理由。

1、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九十三條規定: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

規章不溯及既往,但為了更好的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權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別規定除外。

根據以上規定,蔡德華的違規行為發生在2010年8月至2015年7月,正好在司法部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

處罰辦法》(2010年6月1日)生效之后,司法部新的《律師執業管理辦法》(2016年11月1日)之前,按照不溯及

既往的法律適用原則,本案理應適用2010年6月1日生效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的規定來規制

蔡德華的行為。

2、 本案蔡德華律師的違規代理行為不是一個普通的行政違法行為,而是對原仲裁代理制度的挑戰。蔡德華是一名

律師,他明知自己是益陽市仲裁委的仲裁員,仍然違規在益陽市仲裁委代理案件,謀求的是特權利益,損耗的是

仲裁委的公信力,侵犯的是廣大公民獲得公平公正仲裁的權利,且涉嫌在律師群體中進行不公平競爭,造成的

負面影響不可估量。對這種嚴重侵犯社會公共利益的違規行為,不得以新法發生了變化為由進行任何赦免,而應

該從重處罰。

3、 本案蔡德華的違規行為同樣嚴重侵犯了第三人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的利益,本案所涉的24號和36號仲裁案件出

現多處嚴重的違法。比如不收仲裁費違規立案;違法三年不組庭,但卻在近六年時間內連續多次對益陽天峰置業有限

公司近3000平方米的土地及土地上的房產進行查封凍結,給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造成了約6000萬元的損失;偽造朝

陽公司申請調解的證據;違法指定首席仲裁員等等。而這一切之所以會發生,很難說不是蔡德華利用其仲裁員身份勾

結仲裁委其它仲裁員共同做的局,否則光朝陽公司很難和益陽市仲裁委秘書長卜桃龍和首席仲裁員姚淵建立直接的聯

系,24號和36號仲裁案件之所以如此離奇曲折,也許從蔡德華違規代理案件那一天起就開始了。而我的委托單位益陽

天峰置業有限公司很顯然是這個局中最直接的受害者,另一個受害者就是益陽市仲裁委,它以它的公信力在為蔡德華

們買單。

你廳對于益陽市司法局違法不處理投訴蔡德華違規行為一案的行政復議已告一段落,暫且按下不表,而我今天給您寫

信的主要目的便是和您商討一下像蔡德華這種律師是否適合作為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加以培養,你廳究竟想把湖

南省律師行業帶入一個怎樣的是非不分的前景?

蔡德華在2013年至2015年之間,既是益陽市仲裁委員會的仲裁員,同時又是湖南九龍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又于2016年

6月被納入湖南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培養對象成員。但既然是湖南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必定是德才兼備,誠信守法。而

蔡德華無視《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和司法部《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的明確規定,公然破壞仲裁

代理制度,利用擔任同一仲裁委員會仲裁員同時又是具體案件代理人的優勢,“縱橫捭闔”,致使申請人合法權益受

到極度嚴重損害。即便由于司法部規章后來的修改,該類行為的定性已然發生改變,但無法掩蓋蔡德華目無法紀、誠

信缺失、人品有虧的事實。


湖南省司法廳、湖南省律師協會于2015年12月17日聯合發布

的關于印發《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培養規劃(2016-2020年)》的通知。該通知第四條第(一)項明確領軍人才

標準:綜合素質優秀。政治堅定、誠實信用、善于創新、勇于擔當、樂于奉獻、嚴于律己,……。及第(二)項選拔

條件:……;4、道德品質高尚,熱心社會公益事業,有較強的敬業精神和奉獻精神,積極參與司法行政機關和律師

協會組織的各類活動并表現突出,在當地和行業內有一定的知名度和良好的聲譽。

根據該通知設定的領軍人才標準和選拔條件,很顯然,蔡德華不符合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培養對象成員資格條件。

他如果繼續作為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培養,勢必會讓湖南律師行業領軍人才蒙羞,也凸顯不了領軍人才的正面引

領作用。

鑒于以上事實和理由,為了維護湖南律師行業的整體形象和長遠發展,也為了增加湖南律師行業領軍人才的純度,讓

真正德才兼備的律師人才不至于因蔡德華這種律師占住舞臺中心而無法脫穎而出,發揮湖南律師行業領軍人才的切實

引領作用。我懇請您及你廳及時將蔡德華清除出湖南律師行業領軍人才的行列。

此致

附:

1、《行政復議代理意見書》

2、《請求撤銷蔡德華湖南省律師行業領軍人才培養對象資格的投訴書》

致信人:文東海

2018726




betway必威体育